Top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Welcome

【我的童年】(作者:Zhang Man Quan)

我的童年其實沒什麼好說,現在對以前的那些事情早就已經
模糊了。童年的我是個極其調皮的孩子,雖然很聰明,但是孩子
的玩心卻很大,而且特別喜歡好強,因此為了一些小的事情經常
和鄰里的孩子打架。為此爸爸傷了不少的腦筋,我呢?同樣也經
受一次又一次,老爸那有力的巴掌。

小的時候,最疼我的屬祖父了。雖然他對我們任何一個人都
一樣,但是從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理解他對我的那份關愛。祖父從
未打過我,就是老爸打我的時候,他還經常護著我,因此別人都
說讓我祖父給寵壞了。但是知道的人都曉得,他對我一直很嚴厲,
我記憶憂新的是,他經常給我講故事,故事中包含了許多的道理,
他也經常教我玩一些好玩的遊戲,我小時候的玩具就是他那些小
的機械零件......那時學校的老師佈置的作業很多,他天天都陪
我做完所有的家庭作業,然後仔細的檢查一次,如果錯了,他會
跟我說錯在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的錯,從來不會一下子就高速我
答案。因此我當時在學校裡的成績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這與他
的教導是分不開的。他對我的生活也從不吝嗇,只要是我喜歡的,
但又不太過分的要求,他都答應我,對我在學習訂的每一份資料,
他從來沒有不答應。其實我的童年很平淡,但是我永遠不能忘的
就是祖父那些教導,做人的道理。


【再續我的童年】
永遠都不會忘記祖父對我的一切,這次說說我的祖母吧。
祖母從小生長在一個大的家族裡,好像是個大財主吧,不過全村的
人緣都很好。對於祖母以前的家事很少知道,只是偶爾聽祖父跟我
說起,但都是簡單的幾句。應該是在我父親青年的時期,碰上「文
革」,當時由於祖父的一些背景,連累了真個家庭,父親沒有學上,
迫不得已去做了學徒,回家自己開了個鐵匠舖,但是永遠都抬不起頭,曾經
被打倒為「地下黑工廠」。那時祖父被關在當地的鄉政府,祖母天天
送飯去給祖父,沒有半句怨言。記得我知事後,祖母一直都很疼我,
我夏天喜歡去小河裡玩耍,她就陪著我一起去。那時上學早上起來都
比較早,她是全家起床最早的一個,先去菜地裡摸一番,然後回來給
我和姐姐做飯,送我們去學校。中午放學回家肯定能吃到香彭彭飯菜,
晚上做作業的時候,她肯定會陪著我們一起做作業,夏天還幫我們趕
蚊子。她在我眼裡,一直都是一個慈祥的人,從來沒有對我發過火。
記得一次,我因想我祖父(祖父在縣城上班),湊巧學校開運動會放
假幾天,就和隔壁的好朋友一起搭乘別人的拖拉機去了縣城(之前就
去過一次)。中午在別人家吃飯的時候給追回來了,本以為要打我了,
但是她什麼也沒說,帶我回家後對我說:「如果你要去,可以啊,我
帶你去啊,千萬不要一個人到處亂跑。」


就在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中午回家,看見祖母躺在那裡,全
家人都很嚴肅的樣子,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知道祖母的病不輕,心裡
到了晚上,她看起來病情好轉了一些,但是聽醫生說,可能會半身不
遂。爸媽怕我耽誤第二的上課,加上自己還是個小孩子,也幫不上什
麼忙,就讓我去早早的睡了。正當我剛剛入睡的時候,突然聽見姑媽
大聲的哭起來,我的心裡涼了一截。但是由於怕的緣故,一直把頭都
悶在被子裡不敢探出頭來。爸爸走進來,一臉的沉重,輕輕的喊我,
說:「出去看你奶奶一眼吧。」我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怎麼這麼快,早上還是好好的,怎麼會這樣。最後得知祖母患的是腦
溢血,家裡一直都不知道她患有高血壓的。唉,世上怎麼盡是這樣的
事啊。就在祖母去世的第二天,祖父接到了文革平反的通知書,我第
一次看見祖父流淚了。

【三續我的童年】

小時候的我,身體不好,不是這個感冒,就是那個什麼
病的,家裡老是很煩心。祖母曾對我說過,我出生的時候,
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子,可是不知怎麼搞的,人越大就越來
越瘦,身體還不好。曾經有一次,我還在媽媽懷裡的時候,
高燒、昏睡幾天都不醒,急得祖母到處求醫。是啊,畢竟就
這麼一個孫子,能不急嗎?
然而給我記憶最尤新的一次,到現在我都能清清楚楚記
得。那次得了什麼病到是想不起來了,反正是挺嚴重的,媽
媽陪著我度過了幾個不眠的夜晚,好像她從來都不知疲倦似
的。白天忙這忙那,晚上還一直陪著我(當時已經上小學五
年級了)。有一天下午,天是灰濛濛的,媽媽沒有去幹活,
陪著我看電視。到了該我去醫院打針的時間了,但是接我的
人臨時有事沒有來,本來都可以不用去醫院打針的,差個一
次也無所謂,但是媽媽卻硬要我去。可惜媽媽不會騎自行車,
醫院離家也有一公里的路,我說不去了,算了,反正病馬上
要好了,也不在乎這一次了。但是媽媽卻不同意,說「我背
你去!」說完就不用我再說什麼,背著我就出了家門。雖然
我當時不大,但是也有一定的份量,不多時就聽見媽媽的喘
氣聲,很輕微的喘氣聲。伏在媽媽的背上,心裡不知道有多
難過,想掙扎的跳下來,可是媽媽好像知道我的企圖,把我
背得更緊了。就這樣從家裡到醫院、從醫院到家中,一直都
是這樣背著我。

關閉窗口

 

zhang man quan2007-2007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Side border
Bottom